关于成语不耻最后的意思及解释

"不为最先,不耻最后"的意思

意思是不想要做最好的,也不以最差为耻辱。

出自:现代鲁迅的《最先与最后》

原文:

《韩非子》说赛马的妙法,在于“不为最先,不耻最后”。这虽是从我们这样外行的人看起来,也觉得很有理。因为假若一开首便拼命奔驰,则马力易竭。但那第一句是只适用于赛马的,不幸中国人却奉为人的处世金箴了。

中国人不但“不为戎首”,“不为祸始”,甚至于“不为福先”。所以凡事都不容易有改革;前驱和闯将,大抵是谁也怕得做。然而人性岂真能如道家所说的那样恬淡;欲得的却多。既然不敢径取,就只好用阴谋和手段。

以此,人们也就日见其卑怯了,既是“不为最先”,自然也不敢“不耻最后”,所以虽是一大堆群众,略见危机,便“纷纷作鸟兽散”了。如果偶有几个不肯退转,因而受害的,公论家便异口同声,称之曰傻子。对于“锲而不舍”的人们也一样。

我有时也偶尔去看看学校的运动会。这种竞争,本来不像两敌国的开战,挟有仇隙的,然而也会因了竞争而骂,或者竟打起来。但这些事又作别论。

竞走的时候,大抵是最快的三四个人一到决胜点,其余的便松懈了,有几个还至于失了跑完预定的圈数的勇气,中途挤入看客的群集中。

或者佯为跌倒,使红十字队用担架将他抬走。假若偶有虽然落后,却尽跑、尽跑的人,大家就嗤笑他。大概是因为他太不聪明,“不耻最后”的缘故罢。

所以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,少有韧性的反抗,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,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;见胜兆则纷纷聚集,见败兆则纷纷逃亡。

战具比我们精利的欧美人,战具未必比我们精利的匈奴蒙古满洲人,都如入无人之境。“土崩瓦解”这四个字,真是形容得有自知之明。

多有“不耻最后”的人的民族,无论什么事,怕总不会一下子就“土崩瓦解”的,我每看运动会时,常常这样想:优胜者固然可敬,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,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,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。

扩展资料:

创作背景:

这篇文章创作于五四运动之后,鲁迅写这篇文章表达对国人盲目的悲痛之情。

本文构思清晰,先用《韩非子》中的一句话入手,从书面走向现实,用生活实例进行论证铺垫,最后以一连串的排比句与议论句结尾,铿锵有力,直接明了,体现出鲁迅杂文“投枪、匕首”的特点。

本文的中心思想是:反对道学空谈,反对封建传统中的“明哲保身”主义及权利主义,对生活中及革命道路上的锲而不舍、勇往直前者进行赞美,与奥林匹克精神中的“重在参与”有异曲同工之处。

“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,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,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。”这句话如今已成为鲁迅最为著名的名言之一,并激励着全国人民奋勇拼搏、创造辉煌。

人们不管做任何事,往往都会遇到最先与最后的问题,人们总爱赞美最先者,当人们处于最先与最后之间,或即将落于最后,人们往往会采取躲避或放弃.正如鲁迅先生在“最先与最后”这篇短文中所举出的例子:“我有时也偶尔去看看学校的运动会。竞走的时候,大抵是最快的三四个人一到决胜点,其余的便松懈了,有几个还至于失了跑完预定的圈数的勇气,中途挤入看客的群集中;或者佯为跌倒,使红十字队用担架将他抬走。假若偶有虽然落后,却尽跑、尽跑的人,大家就嗤笑他.”为何人们会见胜就聚,见败就逃呢?为何,人们就只会偏向胜利的那一边,而害怕失败呢?其实失败并不可怕,如果你在此错误上加以改进的话,说不定下一个胜利者便是你。先与后是会不停变动的,如果你处于最先而骄傲自大不努力的话,下一次你就不会再站上这个冠军台上了;如果你是处于最后而坚持不懈地努力的话,或许这冠军奖杯就会传到了你手中。想要胜永远属于你,就得坚持不懈,想要败不会永远跟随你,就得锲而不舍。

鲁迅先生所写的,是处于旧时代的中国,因那时侯很不发达,而被其他国家欺辱,现在的中国是发展中的大国,因而其他国家都十分尊敬我国。假如中国当时是处于最后的,而美国是处于最先,你们可能会问:为何这样落后的国家,会发展成为拥有高新技术的中国,而与最优先的美国的距离不遥远呢?因为中国从来都没放弃过,它始终在默默地追赶着美国,锲而不舍地向高处攀去。我相信,这距离将会越来越近,直到最后超过了最先者。

在人生的道路上,不要面临暂时的先而骄傲,也不要面临暂时的后而逃避。不管你是处于最先还是最后,只要你记住:不为最先,不耻最后!

现在这个社会,有时候就应该“不百为最先”——枪打出头鸟,往往你走在度太前面,就会成为众矢之的,即使你问很优秀,最后也会在众人的压力答下摔的很惨;不过也不能“不回耻最后”,那样你也许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连答最起码的生存也成问题……

不耻最后。即使慢,弛而不息,纵有落后,纵有失败……出自l鲁迅哪篇文章

我冒了严寒,回到相隔二千余里,别了二十余年的故乡去。

时候既然是深冬;渐近故乡时,天气又阴晦了,冷风吹进船舱中,呜呜的响,

从蓬隙向外一望,苍黄的天底下,远近横着几个萧索的荒村,没有一些活气。我的

心禁不住悲凉起来了。阿!这不是我二十年来时时记得的故乡?

我所记得的故乡全不如此。我的故乡好得多了。但要我记起他的美丽,说出他

的佳处来,却又没有影像,没有言辞了。仿佛也就如此。于是我自己解释说:故乡

本也如此,——虽然没有进步,也未必有如我所感的悲凉,这只是我自己心情的改

变罢了,因为我这次回乡,本没有什么好心绪。

我这次是专为了别他而来的。我们多年聚族而居的老屋,已经公同卖给别姓了,

交屋的期限,只在本年,所以必须赶在正月初一以前,永别了熟识的老屋,而且远

离了熟识的故乡,搬家到我在谋食的异地去。

第二日清早晨我到了我家的门口了。瓦楞上许多枯草的断茎当风抖着,正在说

明这老屋难免易主的原因。几房的本家大约已经搬走了,所以很寂静。我到了自家

的房外,我的母亲早已迎着出来了,接着便飞出了八岁的侄儿宏儿。

我的母亲很高兴,但也藏着许多凄凉的神情,教我坐下,歇息,喝茶,且不谈

搬家的事。宏儿没有见过我,远远的对面站着只是看。

但我们终于谈到搬家的事。我说外间的寓所已经租定了,又买了几件家具,此

外须将家里所有的木器卖去,再去增添。母亲也说好,而且行李也略已齐集,木器

不便搬运的,也小半卖去了,只是收不起钱来。

“你休息一两天,去拜望亲戚本家一回,我们便可以走了。”母亲说。

“是的。”

“还有闰土,他每到我家来时,总问起你,很想见你一回面。我已经将你到家

的大约日期通知他,他也许就要来了。”

这时候,我的脑里忽然闪出一幅神异的图画来: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

圆月,下面是海边的沙地,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,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

少年,项带银圈,手捏一柄钢叉,向一匹猹⑵尽力的刺去,那猹却将身一扭,反从

他的胯下逃走了。

这少年便是闰土。我认识他时,也不过十多岁,离现在将有三十年了;那时我

的父亲还在世,家景也好,我正是一个少爷。那一年,我家是一件大祭祀的值年⑶。

这祭祀,说是三十多年才能轮到一回,所以很郑重;正月里供祖像,供品很多,祭

器很讲究,拜的人也很多,祭器也很要防偷去。我家只有一个忙月(我们这里给人

做工的分三种:整年给一定人家做工的叫长工;按日给人做工的叫短工;自己也种

地,只在过年过节以及收租时候来给一定人家做工的称忙月),忙不过来,他便对

父亲说,可以叫他的儿子闰土来管祭器的。

我的父亲允许了;我也很高兴,因为我早听到闰土这名字,而且知道他和我仿

佛年纪,闰月生的,五行缺土⑷,所以他的父亲叫他闰土。他是能装〔弓京〕捉小

鸟雀的。

我于是日日盼望新年,新年到,闰土也就到了。好容易到了年末,有一日,母

亲告诉我,闰土来了,我便飞跑的去看。他正在厨房里,紫色的圆脸,头戴一顶小

毡帽,颈上套一个明晃晃的银项圈,这可见他的父亲十分爱他,怕他死去,所以在

神佛面前许下愿心,用圈子将他套住了。他见人很怕羞,只是不怕我,没有旁人的

时候,便和我说话,于是不到半日,我们便熟识了。

我们那时候不知道谈些什么,只记得闰土很高兴,说是上城之后,见了许多没

有见过的东西。

第二日,我便要他捕鸟。他说:

“这不能。须大雪下了才好。我们沙地上,下了雪,我扫出一块空地来,用短

棒支起一个大竹匾,撒下秕谷,看鸟雀来吃时,我远远地将缚在棒上的绳子只一拉,

那鸟雀就罩在竹匾下了。什么都有:稻鸡,角鸡,鹁鸪,蓝背……”

我于是又很盼望下雪。

闰土又对我说:

“现在太冷,你夏天到我们这里来。我们日里到海边捡贝壳去,红的绿的都有,

鬼见怕也有,观音手⑸也有。晚上我和爹管西瓜去,你也去。”

“管贼么?”

“不是。走路的人口渴了摘一个瓜吃,我们这里是不算偷的。要管的是獾猪,

刺猬,猹。月亮底下,你听,啦啦的响了,猹在咬瓜了。你便捏了胡叉,轻轻地走

去……”

我那时并不知道这所谓猹的是怎么一件东西——便是现在也没有知道——只是

无端的觉得状如小狗而很凶猛。

“他不咬人么?”

“有胡叉呢。走到了,看见猹了,你便刺。这畜生很伶俐,倒向你奔来,反从

胯下窜了。他的皮毛是油一般的滑……”

我素不知道天下有这许多新鲜事:海边有如许五色的贝壳;西瓜有这样危险的

经历,我先前单知道他在水果电里出卖罢了。

“我们沙地里,潮汛要来的时候,就有许多跳鱼儿只是跳,都有青蛙似的两个

脚……”

阿!闰土的心里有无穷无尽的希奇的事,都是我往常的朋友所不知道的。他们

不知道一些事,闰土在海边时,他们都和我一样只看见院子里高墙上的四角的天空。

可惜正月过去了,闰土须回家里去,我急得大哭,他也躲到厨房里,哭着不肯

出门,但终于被他父亲带走了。他后来还托他的父亲带给我一包贝壳和几支很好看

的鸟毛,我也曾送他一两次东西,但从此没有再见面。

现在我的母亲提起了他,我这儿时的记忆,忽而全都闪电似的苏生过来,似乎

看到了我的美丽的故乡了。我应声说:

“这好极!他,——怎样?……”

“他?……他景况也很不如意……”母亲说着,便向房外看,“这些人又来了。

说是买木器,顺手也就随便拿走的,我得去看看。”

母亲站起身,出去了。门外有几个女人的声音。我便招宏儿走近面前,和他闲

话:问他可会写字,可愿意出门。

“我们坐火车去么?”

“我们坐火车去。”

“船呢?”

“先坐船,……”

“哈!这模样了!胡子这么长了!”一种尖利的怪声突然大叫起来。

我吃了一吓,赶忙抬起头,却见一个凸颧骨,薄嘴唇,五十岁上下的女人站在

我面前,两手搭在髀间,没有系裙,张着两脚,正像一个画图仪器里细脚伶仃的圆

规。

我愕然了。

“不认识了么?我还抱过你咧!”

我愈加愕然了。幸而我的母亲也就进来,从旁说:

“他多年出门,统忘却了。你该记得罢,”便向着我说,“这是斜对门的杨二

嫂,……开豆腐店的。”

哦,我记得了。我孩子时候,在斜对门的豆腐店里确乎终日坐着一个杨二嫂,

人都叫伊“豆腐西施”⑹。但是擦着白粉,颧骨没有这么高,嘴唇也没有这么薄,

而且终日坐着,我也从没有见过这圆规式的姿势。那时人说:因为伊,这豆腐店的

买卖非常好。但这大约因为年龄的关系,我却并未蒙着一毫感化,所以竟完全忘却

了。然而圆规很不平,显出鄙夷的神色,仿佛嗤笑法国人不知道拿破仑⑺,美国人

不知道华盛顿⑻似的,冷笑说:

“忘了?这真是贵人眼高……”

“那有这事……我……”我惶恐着,站起来说。

“那么,我对你说。迅哥儿,你阔了,搬动又笨重,你还要什么这些破烂木器,

让我拿去罢。我们小户人家,用得着。”

“我并没有阔哩。我须卖了这些,再去……”

“阿呀呀,你放了道台⑼了,还说不阔?你现在有三房姨太太;出门便是八抬

的大轿,还说不阔?吓,什么都瞒不过我。”

我知道无话可说了,便闭了口,默默的站着。

“阿呀阿呀,真是愈有钱,便愈是一毫不肯放松,愈是一毫不肯放松,便愈有

钱……”圆规一面愤愤的回转身,一面絮絮的说,慢慢向外走,顺便将我母亲的一

副手套塞在裤腰里,出去了。

此后又有近处的本家和亲戚来访问我。我一面应酬,偷空便收拾些行李,这样

的过了三四天。

一日是天气很冷的午后,我吃过午饭,坐着喝茶,觉得外面有人进来了,便回

头去看。我看时,不由的非常出惊,慌忙站起身,迎着走去。

这来的便是闰土。虽然我一见便知道是闰土,但又不是我这记忆上的闰土了。

他身材增加了一倍;先前的紫色的圆脸,已经变作灰黄,而且加上了很深的皱纹;

眼睛也像他父亲一样,周围都肿得通红,这我知道,在海边种地的人,终日吹着海

风,大抵是这样的。他头上是一顶破毡帽,身上只一件极薄的棉衣,浑身瑟索着;

手里提着一个纸包和一支长烟管,那手也不是我所记得的红活圆实的手,却又粗又

笨而且开裂,像是松树皮了。

我这时很兴奋,但不知道怎么说才好,只是说:

“阿!闰土哥,——你来了?……”

我接着便有许多话,想要连珠一般涌出:角鸡,跳鱼儿,贝壳,猹,……但又

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,单在脑里面回旋,吐不出口外去。

他站住了,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;动着嘴唇,却没有作声。他的态度终

于恭敬起来了,分明的叫道:

“老爷!……”

我似乎打了一个寒噤;我就知道,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壁了。我

也说不出话。

他回过头去说,“水生,给老爷磕头。”便拖出躲在背后的孩子来,这正是一

个廿年前的闰土,只是黄瘦些,颈子上没有银圈罢了。“这是第五个孩子,没有见

过世面,躲躲闪闪……”

母亲和宏儿下楼来了,他们大约也听到了声音。

“老太太。信是早收到了。我实在喜欢的不得了,知道老爷回来……”闰土说。

“阿,你怎的这样客气起来。你们先前不是哥弟称呼么?还是照旧:迅哥儿。”

母亲高兴的说。

“阿呀,老太太真是……这成什么规矩。那时是孩子,不懂事……”闰土说着,

又叫水生上来打拱,那孩子却害羞,紧紧的只贴在他背后。

“他就是水生?第五个?都是生人,怕生也难怪的;还是宏儿和他去走走。”

母亲说。

宏儿听得这话,便来招水生,水生却松松爽爽同他一路出去了。母亲叫闰土坐,

他迟疑了一回,终于就了坐,将长烟管靠在桌旁,递过纸包来,说:

“冬天没有什么东西了。这一点干青豆倒是自家晒在那里的,请老爷……”

我问问他的景况。他只是摇头。

“非常难。第六个孩子也会帮忙了,却总是吃不够……又不太平……什么地方

都要钱,没有规定……收成又坏。种出东西来,挑去卖,总要捐几回钱,折了本;

不去卖,又只能烂掉……”

他只是摇头;脸上虽然刻着许多皱纹,却全然不动,仿佛石像一般。他大约只

是觉得苦,却又形容不出,沉默了片时,便拿起烟管来默默的吸烟了。

母亲问他,知道他的家里事务忙,明天便得回去;又没有吃过午饭,便叫他自

己到厨下炒饭吃去。

他出去了;母亲和我都叹息他的景况:多子,饥荒,苛税,兵,匪,官,绅,

都苦得他像一个木偶人了。母亲对我说,凡是不必搬走的东西,尽可以送他,可以

听他自己去拣择。

下午,他拣好了几件东西:两条长桌,四个椅子,一副香炉和烛台,一杆抬秤。

他又要所有的草灰(我们这里煮饭是烧稻草的,那灰,可以做沙地的肥料),待我

们启程的时候,他用船来载去。

夜间,我们又谈些闲天,都是无关紧要的话;第二天早晨,他就领了水生回去

了。

又过了九日,是我们启程的日期。闰土早晨便到了,水生没有同来,却只带着

一个五岁的女儿管船只。我们终日很忙碌,再没有谈天的工夫。来客也不少,有送

行的,有拿东西的,有送行兼拿东西的。待到傍晚我们上船的时候,这老屋里的所

有破旧大小粗细东西,已经一扫而空了。

我们的船向前走,两岸的青山在黄昏中,都装成了深黛颜色,连着退向船后梢

去。

宏儿和我靠着船窗,同看外面模糊的风景,他忽然问道:

“大伯!我们什么时候回来?”

“回来?你怎么还没有走就想回来了。”

“可是,水生约我到他家玩去咧……”他睁着大的黑眼睛,痴痴的想。

我和母亲也都有些惘然,于是又提起闰土来。母亲说,那豆腐西施的杨二嫂,

自从我家收拾行李以来,本是每日必到的,前天伊在灰堆里,掏出十多个碗碟来,

议论之后,便定说是闰土埋着的,他可以在运灰的时候,一齐搬回家里去;杨二嫂

发见了这件事,自己很以为功,便拿了那狗气杀(这是我们这里养鸡的器具,木盘

上面有着栅栏,内盛食料,鸡可以伸进颈子去啄,狗却不能,只能看着气死),飞

也似的跑了,亏伊装着这么高低的小脚,竟跑得这样快。

老屋离我愈远了;故乡的山水也都渐渐远离了我,但我却并不感到怎样的留恋。

我只觉得我四面有看不见的高墙,将我隔成孤身,使我非常气闷;那西瓜地上的银

项圈的小英雄的影像,我本来十分清楚,现在却忽地模糊了,又使我非常的悲哀。

母亲和宏儿都睡着了。

我躺着,听船底潺潺的水声,知道我在走我的路。我想:我竟与闰土隔绝到这

地步了,但我们的后辈还是一气,宏儿不是正在想念水生么。我希望他们不再像我,

又大家隔膜起来……然而我又不愿意他们因为要一气,都如我的辛苦展转而生活,

也不愿意他们都如闰土的辛苦麻木而生活,也不愿意都如别人的辛苦恣睢而生活。

他们应该有新的生活,为我们所未经生活过的。

我想到希望,忽然害怕起来了。闰土要香炉和烛台的时候,我还暗地里笑他,

以为他总是崇拜偶像,什么时候都不忘却。现在我所谓希望,不也是我自己手制的

偶像么?只是他的愿望切近,我的愿望茫远罢了。

我在朦胧中,眼前展开一片海边碧绿的沙地来,上面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

黄的圆月。我想:希望本是无所谓有,无所谓无的。这正如地上的路;其实地上本

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

一九二一年一月。

□注释

⑴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二一年五月《新青年》第九卷第一号。

⑵猹:作者在一九二九年五月四日致舒新城的信中说:“‘猹’字是我据乡下

人所说的声音,生造出来的,读如‘查’。……现在想起来,也许是獾罢。”

⑶大祭祀的值年:封建社会中的大家族,每年都有祭祀祖先的活动,费用从族

中“祭产”收入支取,由各房按年轮流主持,轮到的称为“值年”。

⑷五行缺土:旧社会所谓算“八字”的迷信说法。即用天干(甲乙丙丁戊己庚

辛壬癸)和地支(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)相配,来记一个人出生的年、月、

日、时,各得两字,合为“八字”;又认为它们在五行(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)中

各有所属,如甲乙寅卯属木,丙丁巳午属火等等,如八个字能包括五者,就是五行

俱全。“五行缺土”,就是这八个字中没有属土的字,需用土或土作偏旁的字取名

等办法来弥补。

⑸鬼见怕和观音手,都是小贝壳的名称。旧时浙江沿海的人把这种小贝壳用线

串在一起,戴在孩子的手腕或脚踝上,认为可以“避邪”。这类名称多是根据“避

邪”的意思取的。

⑹西施:春秋时越国的美女,后来用以泛称一般美女。

⑺拿破仑(1769—1821):即拿破仑·波拿巴,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的军事

家、政治家。一七九九年担任共和国执政。一八○四年建立法兰西第一帝国,自称

拿破仑一世。

⑻华盛顿(1732—1799):即乔治·华盛顿,美国政治家。他曾领导一七七五

年至一七八三年美国反对英国殖民统治的独立战争,胜利后任美国第一任总统。

⑼道台:清朝官职道员的俗称,分总管一个区域行政职务的道员和专掌某一特

定职务的道员。前者是省以下、府州以上的行政长官;后者掌管一省特定事务,如

督粮道、兵备道等。辛亥革命后,北洋军阀政府也曾沿用此制,改称道尹。赞同138|评论(4)

不耻最后,不为最先的意思是

不耻最后copy:不因为得最后一名而感到可耻。比喻凡是只要坚持到底,就能达到目的。不为最先:不做第一名。引喻为做事情不要当出头鸟。

造句:鲁迅先生所说的“不为最先,不耻最后”的观点与今天弘扬的“重在参与”“和平友谊”的奥运zhidao精神完全一脉相承,可见鲁迅先生早就对奥运的精髓心领神会矣。

以上,希望对你有所帮助。

对“不为最先,不耻最后”您有什么看法?

人们不管做任何事,往往都会遇到最先与最后的问题,人们总爱赞美最先者,当人们处于最先与最后之间,或即将落于最后,人们往往会采取躲避或放弃.正如鲁迅先生在“最先与最后”这篇短文中所举出的例子:“我有时也偶尔去看看学校的运动会。竞走的时候,大抵是最快的三四个人一到决胜点,其余的便松懈了,有几个还至于失了跑完预定的圈数的勇气,中途挤入看客的群集中;或者佯为跌倒,使红十字队用担架将他抬走。假若偶有虽然落后,却尽跑、尽跑的人,大家就嗤笑他.”为何人们会见胜就聚,见败就逃呢?为何,人们就只会偏向胜利的那一边,而害怕失败呢?其实失败并不可怕,如果你在此错误上加以改进的话,说不定下一个胜利者便是你。先与后是会不停变动的,如果你处于最先而骄傲自大不努力的话,下一次你就不会再站上这个冠军台上了;如果你是处于最后而坚持不懈地努力的话,或许这冠军奖杯就会传到了你手中。想要胜永远属于你,就得坚持不懈,想要败不会永远跟随你,就得锲而不舍。

鲁迅先生所写的,是处于旧时代的中国,因那时侯很不发达,而被其他国家欺辱,现在的中国是发展中的大国,因而其他国家都十分尊敬我国。假如中国当时是处于最后的,而美国是处于最先,你们可能会问:为何这样落后的国家,会发展成为拥有高新技术的中国,而与最优先的美国的距离不遥远呢?因为中国从来都没放弃过,它始终在默默地追赶着美国,锲而不舍地向高处攀去。我相信,这距离将会越来越近,直到最后超过了最先者。

在人生的道路上,不要面临暂时的先而骄傲,也不要面临暂时的后而逃避。不管你是处于最先还是最后,只要你记住:不为最先,不耻最后!

不为最先不耻最后的成语故事

不为最先,不耻最后

“不为最先,不耻最后”最早源自于《韩非子·喻老》和《淮南子·诠言训》,后来在鲁迅的《华盖集·这个与那个》中又再次被诠释了一番。

韩非子(约前280—前233),战国时韩国人,古代思想家和政治家。他在《韩非子·喻老》就提到过,“夫诱道争远,非先则后也。而先后皆在于臣,上何以调于马?此君之所以后也。”

这则典故主要讲的是晋国有个很有名的驾驭能手叫王子期。有一次卿大夫赵襄子(真国国群的先人)向他学习驾车的技术,但学习没多久,就自以为很了不起了,便要同王子期比比高低。比赛开始了,赵襄子刚反车赶到平原上,就挥鞭催马,同王子期双双飞快地追赶起来。一开始赵襄子遥遥领先,可越跑他的车越慢。结果,他接连换了3次马,还是远远地落在了王子期的后面。赵襄子不高兴,便把王子期叫到跟前,责备道:“你教我驾车,为何不把技术全都教给我?”王子期解释道:“我的技术都毫无保留地全教给您了,可您在运用上有毛病。驾车最重要的是要让马和车协调一致,套上车辕,宽要合迁,要让马感到舒服。同时,驾车的人要特别注意马鞍的使用,不断加以调整,这样马才能跑得快,跑得远。”接着,王子期又具体地指出赵襄子的毛病,说:“在比赛中,当您跑在前面的时候怕我赶上您,当您落在后面的时候又拼命想追赶上我,总是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,试问,您哪里还有心思来驾车呢?这就是您落后的原因。”赵襄子虚心接受了王子期的批评,并认真按照王子期的指点练习驾车技术,终于成为了一个驾车能手。

这就是说,做任何事,一个人的思想如果一直围着远事转,就会丢掉眼前的事情。脑子里老想得第一,老想出人头地,心思并没有放在行动上,就很容易流于形式,而且也很容易被人瞧见。要根据时机来办事,依靠条件来立功,利用万物的特性而在此基础上获利。同时,不要患得患失,要做到宠辱不惊,对自己有信心,要“壮吾神”、“悦吾心”,这也是王子期连续赢过赵襄子的原因。

在《淮南子·诠言训》中也有类似的记载:“駎(zhou)者不贪最先,不恐独后,缓急调乎手,御心调乎马,虽不能必先载,马力必尽矣。”说的是,善于驾驭马的人,不担心落在最后面,快慢都控制在自己手中,用心去驾驭,即使不能得第一,所驾的马匹也会尽心尽力,最终必能成功。

其实,最先明确提出“不为最先,不耻最后”的还是鲁迅先生,不过他当时以国民劣根性的标签给以定义的。在鲁迅看来,“不为最先”是中国国民劣根性的一种表现,认为“中国一向就少有失败的英雄,少有韧性的反抗,少有敢单身鏖战的武人,少有敢抚哭叛徒的吊客”。而“不耻最后”则是一种希望,特别是他每每观看运动会后的那种感触:“优胜者固然可敬,但那虽然落后而仍非跑至终点不止的竞技者,和见了这样竞技者而肃然不笑的看客,乃正是中国将来的脊梁。”

现在从字面上看来,“不为最先”,引喻为做事情不要当出头鸟。现在这个社会,有时候就应该“不为最先”——枪打出头鸟,往往你走在太前面,就会成为众矢之的,即使你很优秀,最后也会在众人的压力下摔的很惨。

俗话说:“木秀林中,风必摧之;堆出于岸,流必湍之;行高于人,众必非之”,就是说的这个道理。在中国社会,要学点中庸之道,圆滑处世。惟有此,方能保全。

战国时期,魏惠王为了显现自己招贤纳士,请来了孙膑。哪知道庞涓存心不良,背后在魏惠王面前诬陷孙膑私通齐国。魏惠王十分恼怒,把孙膑办了罪,在孙膑的脸上刺了字,还剜掉了他的两块膝盖骨。幸好齐国有一个使臣到魏国访问,偷偷地把孙膑救了出来,带回齐国。齐国大将田忌听说孙膑是个将才,把他推荐给齐威王。齐威王也正在改革图强。他跟孙膑谈论兵法后,大为赏识,只恨没早点见面。

又如,韩非的《孤愤》、《五蠹》传到秦国,秦王赢政读了以后十分赞赏并发誓要得到他。后来秦王发兵攻打韩国,提出要将韩非交给他。韩非在韩国不受重用,韩王有他无他没有什么关系,便拱手把韩非给了秦王。因为韩非锋芒毕露,虽然秦王很喜欢韩非的才气,却不信任他,更谈不上重用。秦的重臣李斯自认为才能不及韩非,尽管两人有同窗之谊,仍十分忌恨他。于是,李斯与他人联合起来陷害韩非,在秦王那里大进谗言,要秦王将韩非杀掉。秦王把韩非打入了监狱。李斯抓住这个绝好的机会,派人送毒药给韩非,要韩非自杀。可怜韩非远离故国家乡,想拜见秦王为自己申诉,有李斯作梗而不可能,不得不含愤自杀了。

一个人,你虽然很优秀,但你必须学会适应环境,审时度势,不可清高自傲,一意孤行,我行我素。傲才往往会成为大家攻击的对象。有道是,人言可畏。有的领导者可能因不辨真伪,偏听偏信,而对傲才横加制裁,或打入“冷宫”,结果人言虽然平息了,但人才也摧毁了。

“不耻最后”是指不因为得最后一名而感到可耻,比喻凡是只要坚持到底,就能达到目的。

但凡竞技运动,终有高低快慢忧劣胜负之分。奥运之父顾拜旦却盛赞:参与精神,在竞技中更高、更快、更强。推及各项工作,皆可类比,举凡诸事都应用一种积极健康向上的精神状态,发挥潜能,最大限度地发挥主观能动性,利用好一切客观条件,弘扬更高、更快、更强奥运精神,力争使自身承担的各项工作,创造出“第一等的工作”。

然而,鲜花和掌声送给“最先者”的同时,我们更应该把目光聚焦在众多的参与者身上,能忍辱负重、攻坚克难、百折不挠、坚持不懈;能始终如一,保持高昂斗志奋战一线;能胜不骄、败不馁“屡败屡战”者等等,我们都应肃然起敬,并用掌声鼓励支持!

在当今社会,这种情形依然可见,刚结束的澳网比赛,中国女将李娜和政界额力闯八强,在遇到国际顶级强手小威时,并没有怯懦和妥协,而是竭尽全力,打好每一球,“缓急调乎手,御心调乎马”,连续三次挽回赛点。因实力相差悬殊,李娜最终以0比2负于对方,虽败犹荣,此为“不耻最后”的典型事例。

2008年北京残奥会上的两件事,虽已时隔两年,至今仍历历在目,不失为一个很好的例证。其中一个例子,是在男子100米自由泳的预赛中,最后一名澳门选手欧里斯的成绩比第一名慢两分多钟,有一分多钟是他一个人在游,观众呐喊为他“加油”。最后到达终点时,“水立方”又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。原来,欧里斯是卸了假肢后由教练抱下水的。但他不放弃,努力不止,坚持到终点。

还有一个例子就是,男子100米比赛中,美国的前“百米飞人”谢利·马龙中途突然摔倒,他抱住受伤的右腿躺在跑道上,其他运动员全部冲过终点线后,他痛苦地站了起来,用左腿的假肢艰难地移向终点。现场顿时响起了最热烈的掌声。近年伤病缠身,仅今年就接受了大小手术十二次,未参加任何比赛,此次为挑战“刀锋战士”而来。他站在跑道上本身就是一个奇迹。

在奥运史上另一位“不耻最后”的运动员自然不会被忘记。那是在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上,在马拉松比赛中,一直在平原训练的坦桑尼亚选手约翰·阿赫瓦里,不适应在海拔一万英尺以上的高原跑步,头晕乏力,跑了18公里感到肚子特别痛,又跑了一段,摔伤了右腿,教练看他太痛苦了,让他“放弃”,但他要“继续”。当他跌跌撞撞跨过终点线时,现场观众起立,送给他经久不息的雷鸣般掌声。他说:“我的祖国从7000英里的远方把我送到这里,不是让我开始比赛,而是要我完成比赛的。”

这些运动员分别演绎了伟大的奥林匹克精神,印证了“奥运会重要的不是取胜,而是参与;生活的本质不是索取,而是奋斗。”他们坚持到底,成为鲁迅先生曾经赞扬过的“不耻最后”的人。

“不为最先”,韬光养晦,这是一种明哲保身的修为,不为最先而急功近利,不为最先而舍大抓小,谦虚谨慎,虚怀若谷,定能功成身退。

“不耻最后”,坚持到底,这是一种宝贵的敬业精神,拼搏精神,自强不息,挑战自我,不因挫折而退缩,不为伤痛而却步,目标如一,奋然前行,最会必定成功。

不耻最后。猜一生肖?

有充分百把握的事就做,没有把握的事就不做。要学会急转弯!学会调头。度

赌博常会因金钱问题与家人或朋友争执,到头来亲人冷眼看待。常因知赌博而出现情绪低落,烦躁不安,或失眠等问题。千万别认为赌道博是回一种容易赚钱的方法,以为赌博是在自己控制范围以内。覆水难收,无论你是穷是富,只要走上这条不归路,必然是…答…

除非特别注明,本站所有文字均为原创文章,作者:czt001

No Comment

留言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感谢你的留言。。。